关于校园的优美散文_优美散文

2015年10月24日|来源:优文文库

校园生活总是那么美好, 就连同学们的读书声, 也是那样的悦耳。今天我们来看一下关于青春校园的散文。

关于校园的优美散文:不该相信流年

(一)

他,标准的学霸,标准的男神。平头,个子很高,大眼睛,双眼皮。平常的男生都喜欢在校服上画一些譬如变形金刚之类的小图案,而他则不然,校服总是干干净净的,却很有阳刚之气,每次一上考场时,他平时和善的面容就立刻冷峻起来了。他很喜欢跑步,每次在操场上跑步时,都有许多女生在送水,搭讪。但是他最多也是友好地笑笑。

她,就是送水大军中的其中一个。夏梦浅,相貌平平,小麦色的皮肤,单眼皮,不算漂亮。她还有羊毛卷,头发总像是梳不齐似的。或许是弥补她的外貌一样,这样的她却有高智商,平时背东西的时候,她的速度总是最快,招来一片同学的羡慕。她一直没有目标地学习,生活,直到遇见了他。

她不会忘记,他神采奕奕地站在开学典礼的讲台上作为学生代表讲话的那个场面。他笑道:“虽然一不小心遇见了你们,但是我从未后悔。”说着,浅浅一笑,小酒窝帅极了。台下已经有女生窃窃私语了,夏梦浅的闺蜜——刘晓晓甚至喊道:“我喜欢你。”他好像没听到似的,走下了台子。

她在心里默默地喊着“我喜欢你”。想起他在开学典礼上说的这话,她就莫名其妙地很开心,总会傻笑。虽然她知道,这话是说给他认识的人的,而不是说给她——夏梦浅的。

然而,他们这两条平行线注定是要相交的。

(二)

他们本不是一个班级的,他在五班,她在三班。她辗转打听到了他的名字,名字很好听,叫做王曦冉。“王曦冉,王曦冉。”她默默地念着。她希望见到他,不论何时何地。

在校园里,不要以为见一面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五班在二楼,三班在三楼,一个在操场东面,一个在西面,想远远地看一眼,中间的高一高三的人群也会挡住她的视线。她,能见到他吗?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感动校园人物,有他,还有她。站在讲台上,主持人念颁奖词:“他坚毅的目光,如深海中的明珠,领着同学们在朗朗书声中畅游;他总是带领同学们努力奋进,手撷胜利之花。他就是我们高二(5)班的阳光男孩——王曦冉。”“扎根千年的是顽强,传唱亘古的是乐观。因而引来无数敬佩的目光。她就是我们高二(3)班的阳光女孩——夏梦浅。”当他们领完证书,准备向台下走的时候,王曦冉看了她一眼,浅浅笑了,小酒窝露了出来。她也笑了,直到王曦冉回班了,她还在笑。

她知道,王曦冉不可能喜欢她。她没有这个资格。她不漂亮。她只是学习好。

(三)

五班有一个叫李馨淑的女生。她长的很美,但是学习不怎么样。即使这样,她还是被一帮男生追捧为“校花”“女神”,就算那些疯狂的追求者们献殷勤,李馨淑也从没有目中无人,和普通女生一样。而夏梦浅比较欣赏的就是这种人。是的,她很漂亮,但是她不骄傲,不因此谈恋爱,也从不挖苦人。甚至,她还在朋友,同学心情不好的时候为他们讲笑话。所有人都认为她从品德到长相都是个女神。就是这样一个女生,夏梦浅居然能知道她的秘密,她喜欢王曦冉,而王曦冉……也喜欢她。

同样的,三班有一个土豪,叫做陆逸沁,长得不怎么样,只是家里的财产丰厚。他的爷爷是做房地产生意的,所以从小他养成了那种目中无人,花花公子的作风。用他的话来说,只要他看上的,没有他追不到的。夏梦浅的闺蜜刘晓晓就特别喜欢他。但是他特别喜欢李馨淑,几乎每节课下课时都去五班门口,任凭李馨淑劝他,他也不为所动,他明知道李馨淑不会接受他,还是天天去五班门口,要她的QQ。李馨淑没有办法,只好给了他。他这才收敛了许多,但还是天天给她送名贵的巧克力。李馨淑把巧克力全都送给自己的闺蜜了。她的闺蜜怂恿道:“要么你就跟他谈恋爱吧。他有钱有势。”李馨淑笑了笑,不说话。

果然,晚上,李馨淑就收到了来自陆逸沁的验证消息。李馨淑本想点拒绝,但是她认为既然给他QQ了,不加他也说不过去,就点了同意。

李馨淑很矜持。她从不发说说,不点赞。然而,王曦冉发的每条说说他都点了赞,所以夏梦浅更加确认她喜欢王曦冉。

关于校园的优美散文_优美散文 第1张

(四)

夏梦浅回忆完这些,深深叹了一口气。李馨淑是她现在的闺蜜。她现在和刘晓晓的关系也一般。刘晓晓总是喜欢推卸责任,有好几次差点把她推到悬崖边上。夏梦浅没有和她完全断绝关系,但是这个仇嘛,一定要报。夏梦浅觉得李馨淑人不错,可是她也喜欢王曦冉,夏梦浅很不是滋味。虽然夏梦浅明知道自己不大可能和王曦冉在一起,但是王曦冉居然喜欢李馨淑。于是她突然有种想让陆逸沁和李馨淑做朋友的冲动。打定主意后,她便天天在李馨淑的耳边说陆逸沁的好处。李馨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,冲着夏梦浅大喊道:“夏梦浅!你若是再提那三个字,我们绝交!”夏梦浅咬着唇,声嘶力竭地吐出了一句话:“绝交,就绝交!”说着,大大的泪滴从她的眼中涌出。她在心里默默念到:“我对不起你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说着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她的视野。

一段时间,她们都井水不犯河水。一天她走过操场,看到了王曦冉,便走了过去,鼓起了勇气,对他说:“或许,你不喜欢我,但是,我喜欢你。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。”但是王曦冉没有搭理她,只是说了一句“哦”。这时,李馨淑画着浓妆出来了。她娇声说道:“亲爱的,快点,走啊!”王曦冉笑了,看都没有看夏梦浅一眼,挎着李馨淑走了。夏梦浅第一次觉得,李馨淑竟是这么坏。“这是假的,这是假的……”她紧咬着唇,为了让自己不哭出来。突然有一天,陆逸沁叫夏梦浅过去:“愿意和我合作么?”他诡异地笑着。夏梦浅惊恐地问:“你想干什么?”陆逸沁笑道:“他们在一起了,不是么?那个本该属于我的女人,和那个你爱着的男人。”他攥紧了拳头。“是啊。祝福他们。”夏梦浅苦笑。陆逸沁突然声嘶力竭地大喊:“不,不能放弃,放弃不是我的性格!我陆逸沁是不懂得放弃的男人!”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他才继续说下去:“相信,放弃也不是你这种运动型女汉子的性格吧。”夏梦浅生怕他干出什么伤害王曦冉的事情,便劝说道:“他们已经在一起了,不放弃,又有什么用呢?”陆逸沁面无表情:“王曦冉,他算什么?居然敢抢我的女人?他只不过学习好了一点,长得好了一点而已。他的资产能比的过我么?”夏梦浅冷静地说:“请想一下,如果有别人说李馨淑的坏话,你一定会报复,同样,你说王曦冉的坏话,我很生气。但是我同意你的计划。但是你保证,只是拆散他们,并不会伤害王曦冉。”说着就走了。夏梦浅打定了主意。既然陆逸沁要对王曦冉采取措施,她不但不会配合他,还会暗中搅乱他。不为别人,只是为了他喜欢的那个人,王曦冉。如果王曦冉真的被陆逸沁怎样了,还不如他和李馨淑在一起呢。

(五)

陆逸沁尝试过很多次暗算王曦冉,都被夏梦浅暗中破坏了。她这点智商这点心机还是有的。陆逸沁却丝毫没有怀疑。夏梦浅心生一计,她告诉了陆逸沁:“李馨淑的父亲开了一家公司。而你们家的公司和他们家的公司是有利益关系的。换句话说,只要你们家的公司撤资,她就会破产……”夏梦浅刚刚说完,就被陆逸沁打断了,不耐烦地说道:“我会让她破产?”夏梦浅笑道:“听我说完,只要她破产,她为了家里人,一定不会和王曦冉谈恋爱,一定会选择有钱的你。”陆逸沁笑了:“这个招数不错。果然是天才啊。”但是脸色又随后晴转阴了:“可是父亲怎么会同意撤资呢?”夏梦浅说:“听说公司的小事务都由你来办。你可以去告诉你的爷爷,说李馨淑的公司已经破产了,如果不撤资的话,或许就不会只赔一两千万了。如果你的爷爷问你从哪里知道的,你就说你那天偶然看到了李馨淑的爸爸把宝马贱卖了。”陆逸沁担心地问:“这样能行么?”夏梦浅摆了摆手:“不知道,反正现在对你来说只有这一个办法,我先告辞了。”说着,走了。

夏梦浅嘴角露出一抹笑。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坏了,真的对不起李馨淑和王曦冉。没办法,拆散他们两个不是因为自己想霸占王曦冉,而是怕李馨淑耽误王曦冉的学习啊。毕竟王曦冉是要考985,211大学的人啊。而她李馨淑,考的上考不上大学还是个问题呢。她不能放任李馨淑耽误王曦冉。

陆逸沁还真的听夏梦浅的话。他真的告诉了他的爷爷,他爷爷还直拍手,说这小子长大了,会处理利益关系了。便通过一番“彻查”之后,确定,李馨淑的公司真的要破产了。于是陆逸沁的爷爷找来陆逸沁,征求他的意见——要不要撤资。陆逸沁在一旁煽风点火,要撤资,于是他的爷爷果断的撤资了。

“很好,一切按计划进行。”

(六)

李馨淑像往常一样回到家,只见家里乱蓬蓬的,到处都是灰尘,行李。她惊讶地问她的父亲:“怎么了,爸爸?怎么家里这么乱?”他的父亲面容憔悴道:“我们公司的情况,你也是知道的,只要陆总的公司一撤资,我们基本上就完了。”李馨淑已经猜出了八九不离十:“他撤资了?!”父亲无力地点了点头:“我们公司现在欠其他公司和陆总公司的钱也不少。这个大别墅也不是我们的了。我和你妈妈有一套两室一厅的七楼的小房子,我们马上就要搬去哪里住。恐怕,即使你考的上大学,我也无力供你上大学,还是缓一缓吧。”

李馨淑面无表情。这套别墅,她的苹果手机,原本都是拜陆逸沁所赐。曾经陆总总是想撤资,只是陆逸沁在旁阻拦。他被她拒绝了这么多次,她早该会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。本来这些也都是他的。她希望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。但是为了家业,为了父母,只好这样,别无选择。

她打开苹果手机,发了几行字:“今天晚上七点,在学校旁边的公园见。”发完这几行字,她无奈地撂下了手机,准备写作业。

6:30,李馨淑径直走出了家门。她父亲问她:“馨儿,干什么去?”她随口答道:“去见一个同学。”“男生女生啊?”“女生。”说着,关上了门。

七点整,她来到了山湖公园正门。山湖公园很美丽,那时天还未黑,夕阳摇曳着柳树,透出今天的最后一抹笑容。李馨淑暂时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,开始欣赏起了景色。突然,陆逸沁窜了出来,笑道:“馨淑,难道不想见到我么?”李馨淑看到他的丑脸,真的好想吐,但是为了自己的父亲,只好故作镇定:“哦,陆逸沁。”陆逸沁仍笑道: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李馨淑欲言又止,刚想开口却又不好意思说。陆逸沁开口了:“馨淑,你想的什么我都知道,撤资,不撤资,我说了算。”

(七)

李馨淑见陆逸沁把话挑明了,也就不推辞了:“还是希望求你,救一救我的父亲!他现在没有安身之所!”陆逸沁没有做声。李馨淑满脸泪痕:“我知道,以前对你那么轻慢是我的不对。还希望你能够……”说着,竟梨花带雨哭了起来。陆逸沁心软了:“好啊,馨淑,只要你能够和我在一起,你父亲的事情,我马上办!”李馨淑闻听此言,抓住了他的手:“我愿意!我愿意!只要你能够救救我的父亲!”陆逸沁笑了,拉住了她的手。她稍迟疑了一下,也拉住了他的手。两个人就这样,傍着夕阳一起走着。

此时,夏梦浅举着她的手机,摁下“拍照”按钮,然后离开了公园。

为什么夏梦浅会来呢?这件事还要从李馨淑在QQ上答应陆逸沁开始说起。当陆逸沁看到李馨淑的这几行字的时候,他特别开心。他给夏梦浅打电话:“不错嘛,学霸天才。果然这个主意奏效。”说着,就挂断了电话。

夏梦浅突然心生一计。虽然陆逸沁和李馨淑没有告诉她约会地点,但是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山湖公园。她穿上一件灰黑色大衣,而且叫上了刘晓晓,匆匆赶往山湖公园。

果然,他们在山湖公园拉着手,走着。夏梦浅等的就是这个时机,便叫刘晓晓道:“晓,看,那边好像是陆逸沁!”刘晓晓顺着她的手势去看。哦,果然是他,但是旁边还有她——李馨淑。刘晓晓羡慕嫉妒恨,把他们两个用手机拍下来了。夏梦浅在背后,笑了。

果然,不出夏梦浅的预料,刘晓晓果然在QQ空间里发了照片,只不过她的好友比较少,没有引起轩然大波。

没有引起轩然大波,不过马上就会了。夏梦浅想道。

(八)

不知是谁,在有3000多人的高中校园群里发了这个图片。因为这个人是匿名发的,所以谁也不知道。照片中,陆逸沁和李馨淑手拉着手,仰望着璀璨夕阳,颇为浪漫。

这下可引起轰动了。不少人骂李馨淑劈腿,也有人替王曦冉惋惜,更多的人是戏谑般的嘲讽,陆逸沁终于兑现了他的诺言。

在这一片混乱之中,只有夏梦浅一个人在笑。

对,就是夏梦浅,复制了刘晓晓的照片,匿名发到了群里。她的目的,无非就是这几样:泼李馨淑脏水,把陆逸沁搞的身败名裂,顺便报复一下刘晓晓。

果然不出她所料,王曦冉看到这张照片后肺都要气炸了,便问李馨淑是怎么回事,李馨淑满不在乎地解释了一通。想和他分手。王曦冉同意了。

王曦冉平时的人缘非常好。这一下得罪了王曦冉,他的爪牙们不干了。便处处说陆逸沁的不好,把他的秘密都抖搂出来了,成为大家的笑柄。

而刘晓晓呢,在这张图片发出去之后,有许多同学注意到了刘晓晓的空间里有这个图片,便四处传言是刘晓晓拆散了他们两个。刘晓晓呆不下去了,转到了外地。

正当夏梦浅以为事情做的很完美时,一天放学,王曦冉叫住了她。他苦笑着,黑眼圈重了许多,她有些许认不出来他了。她用一种她自己都觉得很陌生的表情,和蔼地笑着:“怎么了?”王曦冉面无表情:“何苦呢,李馨淑,陆逸沁,刘晓晓他们也没有为难你。”夏梦浅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,慌张了起来:“我?他们?”王曦冉继续说道:“匿名的人是你吧,给陆逸沁出主意的人是你吧。”夏梦浅不做声,沉默了半晌,突然声嘶力竭地喊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!我喜欢你,所以我想在你身边一辈子!而你,对我几乎没有一点感情,甚至怜悯!”王曦冉静静地笑道:“你真笨,我为什么知道这么多而不告诉别人?”说着,就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夏梦浅没有说话。

谁料到,这竟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会面。

第二天,王曦冉请了病假,没有来,第三天,第四天也是如此。后来,他干脆不请假了,直接杳无音讯。听说转到刘晓晓的学校去了,和刘晓晓的关系还不错。

夏梦浅哭了,这是她哭的最伤心的一次。她睁着眼睛,摩挲着手机,任凭泪水淌到手机上。她刚想删掉王曦冉的QQ,只见头像晃动,一句话闪入了眼帘——虽然一不小心遇见你,但是我从未后悔。

她再也忍不住了,任凭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眶,那句话变得无比模糊。终究,还是用颤抖的手指,点了删除好友。

他们没有再联系过,那一个回眸,竟是最后一次见面,那一次心动,竟是最后的熟悉。

美好的故事不会写在开头,男女主角也不会同时爱上彼此。

世界上的事情,什么都会改变,潮起潮落,风吹柳絮,雁过天际,总会有诗一般的唯美,只是不该相信流年。

更多“优美散文”的相关文章:
发表评论

坐等沙发